法制網首頁>>
法學>>
民法典中家事代理制度的特點與司法適用
發布時間:2020-09-24 10:15 星期四
來源:人民法院報

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理事 王禮仁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條首次在立法上規定了家事代理制度。正確理解和把握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規則及其特點、家事代理的特殊規則、家事代理中的家事表見行為的法律適用等問題,是準確適用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的關鍵所在。

一、日常家事代理的一般規則及其特點

家事乃家庭事務。家事的范圍很廣,僅從家事的大小或對家庭影響程度上考察,即有重大家事與日常家事之別。所謂“日常家事”,是指維持日常家庭生活必要之事務。至于日常家事的具體內容或范圍,應當根據不同家事的具體性質、不同家庭的家事管理習慣以及不同家庭的經濟狀況而定。

通常所說的家事代理主要指日常家事代理。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條第一款規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夫妻雙方發生效力”。這是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規則。日常家事代理的最大特點是:行為自決與效力輻射。行為自決,就是不需要來自對方授權,自己獨立決定。效力輻射,就是一方的行為效果輻射于另一方,對雙方具有約束力或法律效力。在日常家事代理中,一方的行為代表或視為共同行為,一方的意思統攝另一方意思。在形式上看,日常家事代理是個人行為,在法律上,它是擬制的共同行為。因而,一方的日常家事代理行為產生夫妻共同行為的法律效果。

家事代理的基本性質決定了家事代理與其他代理相比,具有不同特點。

(一)家事代理是一種復合代理。家事代理是基于婚姻或夫妻身份而產生的一種復合型代理。其具體表現在:

1.權利義務復合。家事代理既是權利又是義務,即權利與義務密不可分。如配偶一方患病缺少醫療費時,另一方配偶有權對外獨立借貸為其治病。同時,另一方配偶也有義務借款為配偶治病。這里夫妻一方對外借貸為配偶治病既是權利也是義務。

2.決定權與代理權復合。即家事代理既有自己獨立決定因素,又有代理對方的因素,二者復合。

3.代理與被代理復合。夫妻之間你可以代表我,我可以代表你,互為代理,互為被代理,代理與被代理相互轉換。這與一般代理大有不同。在一般代理中,無論是委托代理還是法定代理,被代理人與代理人的身份或法律地位是明確固定不變的。

4.利益復合。家事代理行為所生利益,既包括自己的利益,也包括對方或家庭利益,形成利益復合體。

5.法律責任(義務)復合。家事代理的法律責任不是由被代理人承擔,也不是由代理人承擔,而是互相都有責任,共同承擔法律后果。

(二)家事代理權具有強制性。家事代理權具有當然性、強制性,非有法定原因,不得剝奪或限制?;橐鲫P系或夫妻身份是家事代理權產生的基礎,只要婚姻關系存在,沒有法定事由,不得限制。

(三)家事代理權具有平等性和獨立性。即丈夫或妻子具有同等家事代理權,且無須事先征得另一方同意,可以根據家庭需要隨時隨地獨立行使。

(四)家事代理權的范圍具有特定性。家事代理權的范圍是家務,僅限于日常家庭事務。

(五)家事代理權濫用的法律效果具有內外區別性。家事代理不能逾越合理范圍或危害家庭利益。一方濫用家事代理權或者利用家事代理權損害另一方利益的行為,其法律后果內外有別。即在夫妻內部由行為人個人承擔責任,但對外則應區分第三人是否善意,如果第三人存在善意,夫妻另一方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即善意第三人可以向夫妻雙方主張權利,夫妻他方對善意第三人承擔責任后,再向行為人追償。

二、家事代理中兩種特殊規則的理解與適用

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除了前述一般規則和特點外,還有對內不生效力與對外不生效力的兩項特殊規則。即夫妻一方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對內不生效力;夫妻一方限制另一方的家事行為,對外不生效力。

(一)對內不生效力規則的理解與適用

根據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規則,夫妻一方的家事代理行為,在夫妻內部對雙方發生效力。但民法典則有對內不生效力的特殊規定,這就是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條第一款“但文”規定的“夫妻一方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除外”情形。具體說,夫妻一方在從事家事代理活動中與交易相對人約定由行為人本人承擔責任的,對夫妻另一方不生效力,即另一方不承擔責任。需要指出的是,“夫妻一方與相對人是否另有約定”發生爭議時,由主張“夫妻一方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夫妻一方承擔舉證責任。

(二)對外不生效力規則的理解與適用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條第二款規定:“夫妻之間對一方可以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范圍的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相對人?!边@里的“限制”,是指限制一方可以獨立實施的日常家事行為。重大家事屬于應當由夫妻共同決定不能獨立實施的事項,不在限制范圍。這里的“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是指該限制對善意第三人不生效力。判斷該限制是否對抗第三人,核心要看第三人是否屬于“善意第三人”?!吧埔獾谌恕毙枰邆鋬蓚€條件:一是不知道夫妻一方被限制日常家事代理權;二是無法判斷被限制一方的行為屬于濫用家事代理權,即其行為外觀具有表見家事特征,第三人足以信賴屬于家事行為。如果第三人雖然不知道夫妻一方被限制日常家事代理權,但被限制一方所從事的行為明顯不屬于日常家事行為,第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屬于濫用日常家事代理權(如在賭場借貸賭博),也不屬于善意第三人,其行為不對他方產生效力,另一方可以對抗第三人,即不對第三人承擔責任。

三、家事表見行為的法律適用

家事表見行為是家事越權行為的一種特殊形態。它是以第三人有無合理信賴為標準對家事越權行為的劃分。夫妻一方的越權行為具有家事表象特征,第三人無法辨別屬于越權行為或濫用家事代理權,有理由信賴屬于家事行為的,則構成表見家事。夫妻一方的越權行為不具有家事表象特征,不足以對第三人產生家事行為的合理信賴的,則屬顯現越權或明顯越權,不構成表見家事。

長期以來,司法實踐中對家事表見行為都是按一般表見代理處理,現在應該有所變化。筆者認為,家事表見行為應當適用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一千零六十條有關家事代理規定,不應當適用民法典表見代理的規定。其理由是:

家事表見行為與表見代理的具體內涵和法律后果均不相同,是兩種不同性質的法律行為。表見代理是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實施民事行為,而表見家事并非以夫妻另一方名義行使權利,而是以行為人自己名義行使權利。在日常家事中,夫妻一方享有獨立行使或處理家事權,不需要來自他方授權,不存在受委托從事日常家事活動的前提,自然不可能存在基于委托而產生的表見代理。在日常家事代理中,只存在一方行為是否屬于家事或是否屬于表見家事行為,不存在是否委托代理或是否表見代理。除此之外,兩種表見行為還有如下區別:

(1)兩種表見行為的具體內容不同。表見家事僅僅是夫妻一方行為在外表上具有家事表象,足以使他人相信屬于家事行為,由此產生家事代理的法律效果。而表見代理,則是行為人的行為在外表上具有他人授權的表象,足以使他人相信其行為來自于他人的授權,因此產生代理他人行事的法律效果。簡而言之,表見家事所涉及的內容是關于家事性質的表見,而表見代理所涉及的內容是關于代理權限的表見。在日常家事代理中并不存在有無家事代理權的表見,只存在是否屬于家事事件的表見。這是表見家事與表見代理最本質的區別。

(2)兩種表見行為產生的基礎不同。表見家事產生的法律基礎來自婚姻效力中的日常家事代理權,表見代理產生的法律基礎來自合同法中的他人授權或法定代理制度。

(3)兩種表見行為的價值功能不同。表見家事的價值功能在于救濟濫用家事代理權中的善意第三人,表見代理的價值功能在于救濟無權代理行為中的善意第三人。

(4)兩種表見行為法律效果不同。表見家事的后果由夫妻共同承擔,表見代理的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擔。

責任編輯:李紀平
相關新聞
中彩时时彩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