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財經>>
生態環境部出臺新版約談辦法平時不作為急時“一刀切”將被約談
壓實責任打贏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
發布時間:2020-09-15 14:19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郄建榮

6年時間里,在對逾100個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及重點企業實施約談后,生態環境部宣布,《環保部約談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完成升級。目前,新版《生態環境部約談辦法》(以下簡稱《約談辦法》)已發布實施。

據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介紹,適應機構改革和職責調整,升級版的《約談辦法》進一步傳導壓力,壓實責任,推動打贏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同時對約談主體、約談情形等作出適當的調整?!都s談辦法》新增了平時不作為、急時“一刀切”等4種約談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約談辦法》明確提出,地方上一旦出現“對習近平總書記及其他中央領導同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的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不力和對黨中央、國務院交辦事項落實不力的;超過國家重點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或未完成國家下達的環境質量改善、碳排放強度控制、土壤安全利用目標任務的”這兩種情形中的一種,生態環境部可約談省級政府負責同志。

約談百余名縣市長促進改善生態環境

2014年,《暫行辦法》發布實施。針對減排日常督查和核查核算、重點環境問題督查、重點流域考核等領域的突出問題,原環保部對一批地方政府實施了約談。

2014年9月,原環保部華南環保督查中心就湖南省衡陽市污染減排國家目標責任書項目建設進展嚴重滯后問題約談衡陽市政府。同年11月4日,原環保部華北環保督查中心就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約談了河南省安陽市政府主要領導。同年12月30日,原環保部西南環保督查中心就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約談了昆明市政府,責成其暫停五華區等4區新增主要水污染物排放建設項目環評審批。

在實施了這一系列約談后,環境監管方式也實現了由“督企”到“督政”的轉變。

衡陽、承德、滄州、臨沂、保定、馬鞍山、無錫、鄭州、安陽、南陽、百色……到了2015年9月,原環保部全面推行“督政”措施一年時間里,全國已有20個地級以上城市的政府“一把手”也就是市長被約談。更出乎人們意料的是,不但城市存在的突出環境問題被曝光,而且城市市長的名字也同時被曝光。

2017年4月1日,因所在區域大氣環境質量惡化,北京市大興區,天津市北辰區,河北省石家莊趙縣、唐山開平區、邯鄲永年區、衡水深州市以及山西省運城河津市政府7個縣(市、區)政府主要負責人被環保部集中約談。

2018年5月3日,山西省晉城市市長、陽泉市市長;河北省邯鄲市市長接受生態環境部的公開約談。同年5月11日,因轄區數十家企業非法傾倒危險廢物,廣東省廣州市、江門市、東莞市,江蘇省連云港市、鹽城市,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和浙江省溫嶺市7個城市政府主要負責人被生態環境部約談。同年8月2日,因燃煤小鍋爐淘汰不到位,揚塵污染控制不力,“散亂污”企業未完成整改,北京市通州區區委副書記、代區長,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縣委副書記、縣長,石家莊趙縣縣委副書記、縣長,山西省晉城市城區區委副書記、區長以及河南省新鄉市輝縣市市委副書記、市長被生態環境部約談。

2019年6月14日,因未完成空氣質量改善目標任務空氣質量明顯惡化,河北省保定市市長、廊坊市市長,河南省洛陽市市長、安陽市市長、濮陽市市長,山西省晉中市市長被生態環境部集中約談。

除了政府市長外,《暫行辦法》實施后,原環保部對北京城市排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等企業主要負責人實施過約談。

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透露,《暫行辦法》實施的6年中,生態環境部先后分30多個批次對逾100個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及重點企業實施了約談。約談措施不僅使被約談地市加大生態環境問題的治理力度,還促進了這些地區生態環境質量的改善。

有關條款實現整合新增四種約談情形

生態環境部所實施的約談,是指生態環境部約見未依法依規履行生態環境保護職責或履行職責不到位的地方人民政府及其相關部門負責人,或未落實生態環境保護主體責任的相關企業負責人,指出相關問題、聽取情況說明、開展提醒談話、提出整改建議的一種行政措施。

上述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透露,升級版的《約談辦法》由十三條調整為六章二十六條,規定的約談情形增加至9種,“除將有關條款進行整合外,《約談辦法》新增4種約談情形”。

據其介紹,新增加的4種情形包括對習近平總書記及其他中央領導同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的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不力和對黨中央、國務院交辦事項落實不力,以及平時不作為、急時“一刀切”等。

此外,超過國家重點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或未完成國家下達的環境質量改善、碳排放強度控制、土壤安全利用目標任務的;污染防治、生態保護、核與輻射安全工作推進不力,行政區域內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惡化、生態破壞嚴重或核與輻射安全問題突出的;行政區域內建設項目、固定污染源等環境違法問題突出,或發生重大惡意環境違法案件并造成惡劣影響的;因工作不力或履職不到位導致發生重特大生態環境突發事件或引發群體性事件的;指使生態環境質量監測數據弄虛作假或干預生態環境行政執法監管,造成惡劣影響的;有關督察檢查發現問題整改不力,且造成不良影響的;法律法規或政策明確的其他需要約談的情形等都是約談情形。

如果環境問題突出就約談企業董事長

上述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說,《約談辦法》還明確了約談省級、地市級、縣級人民政府和國有企業具體要求。

《約談辦法》明確,根據生態環境保護主體責任和監管責任情況,約談對象一般為市(地、州、盟)人民政府主要負責同志。約談事項涉及污染防治攻堅戰重點區域、重要生態功能區或大氣污染傳輸通道的,可以下沉約談縣(市、區、旗)人民政府主要負責同志。對生態環境問題突出并造成不良影響的國有企業,可以約談其董事長或總經理,并同步約談企業所在市(地、州、盟)人民政府負責同志。

《約談辦法》指出,約談對象為市(地、州、盟)人民政府主要負責同志時,可邀請省級生態環境部門負責同志等參加。被約談地區為副省級城市的,可以約談市人民政府分管負責同志。約談事項涉及省級人民政府有關職能部門責任的,可以同步約談有關職能部門主要負責同志?!都s談辦法》還規定,約談其董事長或總經理時,可同步約談企業所在市(地、州、盟)人民政府負責同志。

此外,《約談辦法》明確提出,可對省級政府負責人實施約談。上述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說,針對約談省級人民政府有關負責同志,《約談辦法》明確了兩種情形,一是對習近平總書記及其他中央領導同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的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不力和對黨中央、國務院交辦事項落實不力的;二是超過國家重點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或未完成國家下達的環境質量改善、碳排放強度控制、土壤安全利用目標任務的。

至于誰來對省級人民政府負責同志進行約談,《約談辦法》指出,一般由生態環境部分管部領導組織約談。

關于約談整改,《約談辦法》指出,針對生態環境部的約談問題,地方應制定整改方案并組織整改?!都s談辦法》規定,對約談整改重視不夠、推進不力并造成惡劣影響的,將視情況采取函告、通報、專項督察等措施?!都s談辦法》強調,生態環境部約談不取代立案處罰、區域限批、責任追究、刑事處理等相關措施。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中彩时时彩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