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城市治理>>
社會治理精細化不讓老年人掉隊
發布時間:2020-09-15 15:37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對話人

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理事、商務部電子商務專家組成員            阿拉木斯

《法治日報》記者          趙 麗

《法治日報》實習生        李柕紅

數字鴻溝日益凸顯老年群體難以適應

記者:近日,“老人無健康碼乘地鐵受阻”的視頻引起公眾熱議。疫情防控期間,大數據為聯防聯控、科學防治提供有效幫助,健康碼成為居民出行新“身份證”,但部分老年人由于使用非智能手機或不會操作智能手機,導致疫期生活受到影響,數字鴻溝現象日益凸顯。

阿拉木斯:健康碼作為是一種健康標識,其界面簡單,但是背后蘊涵個人行程等重要信息,同時具有動態實時更新的特點,這是政府相關部門采取的一種降低風險和便于治理的有效措施,為疫情防控作出了巨大貢獻,但這種純電子的健康碼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新的數字鴻溝。

記者:數字鴻溝已不僅僅是家事,是否已經成為具有普遍性的社會問題?

阿拉木斯:我國從2000年開始就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2010年之后老齡化速度加快。中國發展基金會發布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測算,2020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約有1.8億人,約占總人口的13%。我國的互聯網也恰恰是在這20年里迅速發展??剂康缴鲜鲆蛩?,數字鴻溝已經成為具有普遍性的社會問題,亟須重視和解決。

記者:《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04億人,互聯網普及率達64.5%,但60歲及以上網民占比僅為6.7%。而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到2019年底,60周歲及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例約為18.1%。從這兩項數據推算,有上億老年人沒能及時搭上信息化快車。老年人被“數字化生活”邊緣化是否也是數字經濟的一大損失?

阿拉木斯:在疫情影響下,這種數字能力差距體現最明顯的地方其實是在網絡購物、線上支付、網上付費學習等電子商務部分。疫情暴發后,為了減少出門和面對面接觸,轉向電子商務購買生活必需品的互聯網用戶數量空前增長。

根據eMarketer最新發布的2020年電商報告,全球主要地區2020年電子商務增長率都在15%以上,中東歐地區甚至達到了21.5%。中國是迄今為止世界最大的電子商務市場,也是世界滲透率最高的電子商務市場。中國的電子商務在零售中占比巨大,以至于宏觀經濟壓力會直接影響電子商務的表現。預計2020年中國電子商務增速將大幅放緩,2019年增長25.9%,但今年預期將只增長16.0%。預計中國買家今年將創造2.090萬億美元的電子商務銷售額,占全球總額的53.4%。2020年,中國88.3%的互聯網用戶將參與電子商務,零售總額的41.2%將實現數字化。

然而,在這些數據中卻少見老年人的身影。老年人被“數字化生活”邊緣化,已經成為數字經濟的一大損失。相關企業未來會考慮開發面對老年人的相關產品和服務,未來的老年人也就是現在的青少中年人應該會更適應“數字化生活”。

傳統渠道依然保留共同努力消除障礙

記者:老人因沒有健康碼出行受阻,表面上看是技術問題,實則是社會治理精細化的問題。比如,社會如何善待數字化時代的“弱勢群體”,科技進步如何兼顧社會溫度。

彌合數字鴻溝,既需要代際支持,也需要社會共同努力。為老年人“數字掃盲”,不僅要靠社區、志愿者組織的培訓和輔導,還要靠有關部門和企業推動技術進步,消除老年人“觸網”障礙。而在技術尚不能完全滿足要求時,是否也需要考慮保留一定比例的傳統渠道?

阿拉木斯:老人因沒有健康碼出行受阻確實是該城市治理精細化的問題,但不可一概而論,因為疫情防控期間大部分城市縣城均設置人工檢測通道,老年人出行只需要測量體溫和登記身份證即可。

在技術飛速發展的同時,傳統渠道依然是被保留的。如醫院有人工掛號窗口,自助掛號機旁邊有志愿者負責引導和幫忙、購買車票和門票等均設置了人工窗口。盡管全程電子化效率更高,但是保留這類傳統渠道一定是有必要的,未來也將會一直保留下去,這對于消除數字鴻溝帶來的影響、保護弱勢群體、實現社會公平是很有幫助的。

對于整個社會來說,僅僅保留傳統的交易支付通道是遠遠不夠的,需要政府、互聯網企業、老年人以及老年人所在家庭成員共同努力,這樣才能實現數字社會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

記者:科技應用提升社會效率,促進社會進步,但這種進步不能以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為代價。健康升級、消費升級、公共安全升級,都必須伴隨著服務升級。服務升級滿足人民群眾對更美好生活的需求,必然包括不讓每一個人掉隊,這應該成為公共服務的共識。

阿拉木斯:對于老年群體,我國在相關法律設置上,相對來說遠不如對兒童來得周全,政府應該出臺相關針對性政策,可以考慮實施一些關聯,比如通過子女等親戚進行親屬關系證明后,由后者進行代理行為等做法來彌補數字鴻溝。

一些企業其實也考慮到了老年人的需求,比如,推出智能老年機、微信等App均可以設置字號調節方便老年人觀看等。但宏觀上來說還是不足,未來有待加強和完善。

記者: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導演賈樟柯提出扶助老年人享受“數字化生活”,呼吁社會各界參與進來,讓老年人不再被“邊緣化”。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劉紅宇,提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提升老年群體生活質量,認為科技發展和社會進步不應將老人排斥在外。

阿拉木斯:為老年人“數字掃盲”,需要考慮三點因素:一是老年人的身體因素,比如視力、聽力、腦力的限制;二是老年人的實際需求;三是老年人的數字學習資源和機會。

對于那些沒有身體限制和有實際學習需求的老年人,更多還是應該靠老年人的家人進行教學指導,進行“數字反哺”。家人更有說服力,尤其是涉及線上支付等問題時,同時也更方便利用碎片化時間進行教學。依靠社區和志愿者也是一種辦法,但是效果有待考量。

責任編輯:張小軍
相關新聞
中彩时时彩下载手机版